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首页   
  信息浏览
 
山东研修生变紧俏 对日劳务第一大省的复苏
发布日期:2012/2/13 流览量:2318
  • 来源:齐鲁晚报  
  • 2011-10-21 15:31

关键词:山东 研修生 对日劳务 日企

[提要] 11日,来自山东栖霞的张英英生平第一次踏上了日本的土地,此时距离日本“3·11”大地震发生,已整整过去7个月。

  11日,来自山东栖霞的张英英生平第一次踏上了日本的土地,此时距离日本“3·11”大地震发生,已整整过去7个月。地震和海啸的灾难已然远去,和张英英今后3年研修生历程并行的,将是一段日本经济的复苏之路。

  同张英英一起见证日本震后振兴的,还有遍布日本的4.7万名山东籍赴日研修生。从地震阴霾中走出的日本人发现,一衣带水之隔的中国研修生,已然成为震后经济复苏的重要人力资源,而占据中国赴日劳务40%市场份额、雄踞对日劳务第一大省的山东,正对日本震后经济复苏的机会跃跃欲试,力图夺回地震中失去的市场,重树对日劳务的“山东品牌”。

在宫城县食品加工厂“全副武装”的工人中,工作服上的中文“盼盼”,让人看到山东研修生的影子。

  没有山东研修生日企开不了工

  山东以其与日本地理接近、文化趋同、人员勤劳朴实的优势,逐渐成为对日外派研修生的第一大省。“可以这么说,没有来自山东的研修生,工厂几乎不能正常开工了。”

  尽管都属于对外劳务输出,但张英英在日本的身份,叫做研修生。她的派遣公司烟台国际董事长刘治波告诉记者,由于日本法律未对外籍劳动者放开本国劳务市场,只允许18到35岁的年轻人,以学习进修生产技术技能的方式,进入日本企业劳动。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开始涉足对日研修生输出这一外派劳务市场,其中,山东以其与日本地理接近、文化趋同、人员勤劳朴实的优势,逐渐成为对日外派研修生的第一大省,“3·11”地震前,我省约有4.7万研修生在日本工作,地域遍布日本全境。

  “可以这么说,没有来自山东的研修生,工厂几乎不能正常开工了。”11日,来自日本岩手县十文字会社的社长十文字保雄对记者说。这家在日本生产规模名列前茅的鸡肉制品企业,有员工1500人左右,其中来自海外的研修生超过100人,主要是来自中国尤其是山东的研修生。

  虽然研修生只占全部工人的1/7左右,但十文字保雄说,由于日本老龄化严重,工厂里日籍员工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50岁,“有相当一部分工人是退休后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不过他们的工作效率和出勤率远远比不上体力精力充沛的年轻研修生。”

  来自烟台国际的济宁籍研修生郑莲娇,已经在十文字会社的加工厂中工作了2年,即使岩手在地震发生时属于受灾较为严重的区域,她和同来的40多个山东姐妹,依然选择坚守岗位。“现在会社里最重要的鸡腿肉加工工序,都是由我们山东研修生来做的,一个月能赚13万日元左右,相当于人民币1万元,是国内同类工作工资的5倍呢。”

  事实上,在日本的农业和加工制造业中,研修生已经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山东斯凯特驻日本东京办事处的刘清昌告诉记者,由于地震期间各国研修生大量撤离,今年日本东北震区的草莓、丰水梨等特色水果,因为缺少工人采摘和挑拣,价格只有往年的一半甚至1/3。

  日本震区宫城县的食品加工企业间宫商店会社的社长间宫明夫告诉记者,地震发生后,他工厂中的9名山东研修生全部返回中国,“地震后,宫城县里有很多企业的员工或者遇难或者举家迁移,研修生一下子成了生产的骨干。像我们会社,直到山东研修生全部返回工厂才恢复产能。这次地震,让我深切感到现在工厂里已经少不了山东研修生了。”

  日本也有“招工难”

  没办法,日本早就像中国一样,有“招工难”的传统。随着震后日本重建工作的展开,食品加工、水产、农业等基础行业,对研修生的需求稳中有升;而受灾较为严重的机械行业,用工需求有明显的增长。

  7日是日本三联休假期的第一天,但整个日本的研修生行业的从业者,都在为全日本研修生日语作文演讲比赛忙碌着。这场由日本国家研修生机构研修JITCO举办的比赛,已经进入第5个年头,每年都吸引约4000名世界各国驻日研修生参加。

  出席本次比赛的中国驻日大使馆公使吕克俭告诉记者,今年作文演讲比赛的前14名,由中国研修生包揽,其中来自山东莱芜日昇国际的赵保民,也名列其中。“去年获奖者里还有越南人,今年就全部是中国研修生了。”

  吕克俭告诉记者,“3·11”地震给日本带来了地震、海啸和核辐射三重灾害,“经过7个月的恢复,日本社会可以说已经回到正常的轨道。除福岛核电站附近区域外,岩手、宫城、茨城等几个受灾较重的区域,生产生活也已经基本恢复正常,而且随着温家宝5月份访日,中日间的经贸已经全面展开,今年1月至7月,中日贸易达到了1912.9亿美元,增长18.3%。”

  来自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商务处的数字显示,今年前8个月,全国赴日研修生人数达到34669人,尽管遭遇了强烈地震,这一数字仍然比去年增长了9.2%。“日本劳动力缺乏,像农业、水产、机械制造和缝纫纺织行业,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中国研修生从事的。”吕克俭告诉记者,“尤其是日本灾后重建,在垃圾拆解处理、基础设施重建和产业复苏振兴中,都需要大量的中国研修生。”

  正如吕克俭所说,岩手县的水产加工企业缶诘株式会社,在“3·11”地震引发的海啸中,失去了总共3个工厂中的2个,20多名山东研修生也被迫回国。车间负责人森泰彦告诉记者,对于在地震海啸中损坏的厂房和设备,日本政府能提供工厂重建所需的最高75%的资金扶持,但是重新生产所需的工人,森泰彦挠挠头,“没办法,日本早就像中国一样,有‘招工难’的传统,10月份是水产加工的旺季,我需要更多的山东研修生。”

  山东斯凯特经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衣学慧告诉记者,随着震后日本重建工作的展开,食品加工、水产、农业等基础行业,对研修生的需求稳中有升;而受灾较为严重的机械行业,用工需求有明显的增长,“7月份以来,各类日本企业每个月都要从我们这儿招走100名左右的研修生,而且最近还有继续增加的势头,可以说几乎每架落地济南的日本航班,都有招收山东研修生的日本客户。”

  叫响“山东劳务”的挑战

  这次地震一方面让日本企业感受到山东研修生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却也促使日本企业打破对中国劳动力资源的依赖,开始多元化寻找研修生资源。

  眼下,驱车穿行在宫城、岩手、茨城的乡间,麦浪金黄闪耀、树林红叶浸染,地震与海啸的痕迹早已消失不见。即便在距离发生核泄漏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仅有50公里的田村市,日均辐射量仅有0.13微西弗/小时,远低于危险水平,近百名山东籍研修生已在此平静地工作生活了近3个月。

  但这次百年一遇的“3·11”大地震,依然给日本以及山东的众多劳务公司,留下长久难以平复的创伤。烟台国际是山东对日劳务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董事长刘治波告诉记者,尽管震后全公司乃至山东省都做了大量恢复和补救工作,但截至8月底,该公司赴日研修生数量,仅同比增长了1个人。而我省对日研修生业务,也结束了以往的高增长,进入到缓慢恢复阶段。

  “日本的灾后重建会创造很大的人力市场,但想要抓住机会,并不像以往那么简单。”刘治波告诉记者,以往与他关系紧密的日本企业,地震后除了继续向中国寻求研修生资源,同时也在向印度、越南、印尼、蒙古等国家招生。“可以说,这次地震一方面让日本企业感受到山东研修生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促使日本企业打破对中国劳动力资源的依赖,开始多元化寻找研修生资源。”

  而莱芜日昇国际经济合作公司驻东京办事处的石林林经理,也对震后研修生市场的激烈竞争有些始料未及,“一般来说,山东研修生在日本工作3年,能带回接近30万元人民币的工资。但是现在,国内的薪酬待遇有所提高,同样的工作,中日之间的工资差已经从之前的5倍以上,缩减到如今的不足4倍。我们预计,如果中日工资差缩小到3倍之内,赴日研修的吸引力将会大大缩小,山东劳务的品牌和竞争力将会受到越南、印尼等国家廉价劳动力的冲击。”

  对于今后日本震后经济发展的前景,从事中日研修生业务与文化交流的中日文化研究所会长和泉忠乡对记者说,长期来看,严重缺乏劳动力的日本,在震后经济振兴中,必然需要大量国外人力资源的补充。“不过,从目前来看,日本的电力供应问题仍然没有完全解决,日元汇率飙升以及国内经济的持续不景气,使得日本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相反,很多日本企业把产能转移到海外,现在日本国内的失业率都接近5%了,不排除日本会限制外籍工人、保护本国公民就业。”

  对于震后我省赴日研修生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山东省商务厅外经处处长李新运表示,因为日本“3·11”大地震,山东对日劳务输出遇到了一些困难和挑战,“但是要看到日本灾后重建的巨大机遇,并且通过这个机遇,巩固、加强‘山东劳务’的品牌优势。”

  李新运表示,眼下,山东正在按照商务部的要求,全面建设对外劳务输出服务平台,规范劳务中介渠道,保护劳务人员的权益,“同时,商务厅还将引导中日双方企业,通过改善研修生福利待遇,加强日语学习、管理技能培训,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提升山东劳务人员的整体水平。”

  “来日本研修并不仅仅是打3年工、赚20多万块钱这么简单的事情,研修生如果能利用在日本工作的机会,掌握日语、学习日本企业管理的经验,回山东后,还能成为省内企业里难得的高素质技能人才。让赴日研修变成改变命运的跳板,这才是‘山东劳务’品牌最大的价值。”李新运说。(崔滨)


 

打印】【关闭
   
咨询热线:(0536)8346161

在线客服
版权所有:潍坊市潍城区外派劳务服务中心
地址:潍坊市潍城区北宫西街327号 邮编:261021 E-mail:sdwplw@126.com Tel:(0536)8346161
鲁ICP备11019171号